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原创新闻 > 通讯员报道 > 正文
你若到鲤鱼山去做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年11月14日 08:41:5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我的家乡在城西街道鲤鱼山村,鲤鱼山这个群山环绕的村子,你从城西街道的分水塘村后沿山而筑的公路上去,晴朗的日子,到半山腰 就会觉得天和云接在一起,自己周边云雾环绕,徐徐上山的汽车就象在云里雾里走。当你到半山腰过一个隧道后,山的背面又是一个狭长的山坳,公路一直把你带到山坳的尽头,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这里却有一个小山村,这就是鲤鱼山村。这个明代嘉靖年间繁衍发展起来的小山村,过去,山农们世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

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青山绿水,山上花草树木呈现着勃勃生机,在竹林,山坡,都和其它植物一样天然地间长着一些茶树丛。于是,初春时节,村人把山上的茶叶丛挖来,栽植在村旁,田边地头,村民们对它们精心培育;再则,因为高山云雾天气,经常是山外边天气晴,山里头有毛毛雨,人们叫作“山里落”,这种天然的气候也促使了茶叶生长,并且,提高了茶叶的质量。

你若到鲤鱼山去做客,山农们会给你泡上一杯独特的山里茶,那茶的淳香,清甜,让你喝了顿时觉得心神气爽,非常泻意。因为鲤鱼山到了山沟的尽头了,小溪里流得都是源头水,还有那从地上冒出的一眼一眼的山泉水,水质得天独厚,营养丰富纯净,用这样的水泡茶,那还会不甘甜可口呢?

谷雨之前采的茶,鲤鱼山人称之为“谷雨前茶”,是茶中的上品,采摘来的茶叶,一般农家都是用手工做的,手工做茶是一项技术活,做这样的精工细茶,村中也有高手。炒青的时候,要掌握火候,热锅的温度,要不停地用双手翻撒茶叶,起到手上时要把锅里的茶叶抓尽,动作要麻利,撒到锅里要均匀,茶叶炒青到了一定程度,要把茶叶都扒出来,倒入一大砧板中,聚拢后用双手顺时针搓揉,待搓揉成团后,又均匀撒落到烧得微烫的铁锅里,又用双手翻撒,这样进行搓揉反复多次,直至慢火焙松,做出香味扑鼻的茶叶。“谷雨前茶”也分好几种:有特细、较细之分,特细的就好似现在泡的“白毛尖”,这是当成山里人比较高档的礼品,拿去送比较尊贵的亲朋好友和远方的尊长。在市场上也能卖个好价钱。茶叶分头茶、二茶、三茶,“谷雨前茶”为头茶;二茶,三茶是过了谷雨以后采摘的茶叶,一般是家用,三茶是到夏天泡大缸凉茶用,那是夏天大碗大碗地喝的,喝了解渴。说起“谷雨前茶”当礼品送人的事,我也不免想起了自己:1980年前后,因为父亲1958年被冤假错案处理回家种田,因此不能升学的我,只是一个初中生,但我热爱文学写作,试着胆子向义乌县广播站投稿,不其有一次一篇通讯“高山顶上的欢声笑语”被采用了,那个时候,兴奋得不得了。就向我的当过抗日游击队大队长的外公季鸿业说了,我想在新闻写作上更进一步,问他有没有办法帮我,外公说,广播站编辑楼关绿是我们夏演乡人,他也是和我外公一样是被错划的右派,什么时候你可以拿稿子去广播站请教他,于是我拿了稿子,还用旧报纸包了二两茶叶送他,后来,我写的稿子陆陆续续地播出了,老楼又把我介绍给县委报导组长张年忠,我和张年忠合写的通讯《陈小狗移山盖房》竟被金华日报以头版头条刊登,浙江日报转载,浙江人民广播站转播。后来张年忠把我介绍到稠城镇市容办工作,我感谢张年忠,又是用旧报纸包了二两茶叶作为人情去送,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两个二两茶叶,真可谓“四两拨千斤”。以后他们认为我是可造之材,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一个泥腿子在城里坐了二十多年的办公室,虽然身份还是作为临时工的泥腿子,但是离开泥土跳出农门,阔别乡村来到城里。所以,我对我们的故乡的茶,情有独钟,感恩之心油然产生。

茶,我们山里人非常敬重,从我孩提时起,我记得过年谢年,拜祖宗香案上,她都是必须摆放的贡品。年初一上坟拜祖宗也要带去给祖宗备好,迎龙灯灯头爷爷接下来,放在村子的厅堂里,他的案前也有茶。记得小时候,年三十起到元宵节,灶君菩萨前,正屋香炉前,楼上房间的床公床婆前,都摆放的茶叶和米,上面盖着一张红纸,为了显得尊重还是图个吉利也不知详情。我祖母和老一辈人鲤鱼山人一样还有这么个习惯,她的后辈们读初中、高中、或者大学回家来,祖母总要到离家百步外拿起一杯茶叶和白米混合的“茶叶米”,一把一把一路洒在你们头上迎到家里,出门她也撒着茶叶米送你,家里人抱着小孩去看病,她也这样,病看好了回来也这样。口中念念有词:什么清洁,吉祥,去晦气等等,都是“利市话”。茶,在我们山村老一辈人的精神上已经神化了,是吉祥的象征,对“茶叶米”这个吉祥物的称呼上,把茶放在了首位,所以沿袭称呼下来,“茶叶米”听起来顺口,“米茶叶”就拗口了。

我们小山村有自己的茶文化,过去的农民不懂科技,茶丛不剪枝,姑娘和妇女采茶,在高高的茶树丛中采,只映出花布衣服,象很多花蝴蝶在花丛中采蜜,山姑们走出家门,在春意盎然的大自然中,觉得特别惬意,于是就兴高采烈地唱起来,出现了自编的采茶歌。土改时我们村流传下来有这么一首:“地主翻身顶难过,富农翻身要汇报,中农翻身平平过,贫农翻身当大货。”在义乌土话中过、报、货三字都是谐音的。新婚姻法出来,婚姻自由,姑娘们好高兴,采茶时传唱“索拉索拉坨拉坨”的秧歌调,都想找个如意郎君,村里有个叫月华的漂亮姑娘,无兄弟,父母给她找了个招赘女婿,她不要,她自己和东河井头徐村的何苏法恋爱,反抗父母包办婚姻,后来抗婚成功,一时传为佳话,于是,山姑们又自编了采茶歌:“索拉索拉十八西(岁),爷(父)娘不管甭啊细(憑自己),啊要卖(嫁)得井头徐,不光(怕)爷娘气勿气”。文革期间采茶姑娘们唱革命样板戏中的李铁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还有革命的红歌,到处可以听到:“要问我,要问我,要问我读的什么书哎,毛泽东著作闪金光,闪金光!”

文革和生产大队集体时期,我们小山村没有集体经济,大队干部想到了种茶叶壮大集体经济,于是开辟出一块叫罗高畈的山坡,此坡地势高,又在我们村里人到的路上,有利种茶叶冬闲时节,集中全大队6个生产队的劳力,劈山挖水,种上了茶叶。整片山头绿油油,成立了专业队,给茶山锄草,施肥,除虫,茶叶开始是没有。

都去摘茶,有时村小学也组织学生参加摘茶,摘茶是按劳取酬的,论茶叶的数量计酬,发现金,这样人手还是不够的,所以也向外面招兵买马,离我们村十里八里的,分水塘,何斯路,黄山等村也有姑娘应召来摘。管理茶山的专业队很多是未婚的青年人,那一时段是这些年轻人最开心的时候,看到有这么多的姑娘心里甜滋滋的,好像有一股涌动的力量去靠近她们,有的还谈起了恋爱。我也参加过专业队,我的老婆就是在采茶时别人介绍的,间接地说,高山茶还是我的红娘月老。

后来茶山承包了,茶山承包人那几年收入颇丰,这个茶山承包人当时还做了个了不起的设想——名人效应。他通过陈望道的儿子——陈振兴得到以陈望道名字命名的品牌“望道茶”工商注册。几年后他想从政,竞选村长,当了两年村长后,无心经营茶山,把茶山转包了。听说转包人为了这个品牌也给了他丰厚的回报。

惊蛰已过,将至清明,春光明媚,大地复苏,到处都是的气息,勃勃生机,春茶就露尖尖芽。我给鲤鱼山村即将迎来几个神秘的客人,他们将在鲤鱼山村小憩1-2天,他们做的事是到山村的田野间,寻找一丛一丛的野山茶,采摘以后就在鲤鱼山村的亲朋家让山里人教浙做高山茶,然后带回家慢慢品尝。他们说这茶比过贡品“龙井茶”,自然天成长在高山野外,不施农药,不施化肥,是“山里落”的毛毛鱼,郁郁雾孕育它们,它们是茶里的极品,只有知茶者品尝知道,其中怡情养性,悠悠茶味,其乐融融,人也觉得云里雾里,飘飘渺渺,一切烦恼忧愁,劳累艰辛都一扫而光的感觉,所以,它们很自然不想向外人透露,它们也知道了,那里,那座低山上有那么几丛野茶,可能连土生土长的鲤鱼山人都已忘却了呢?

朋友,你去鲤鱼山,好客的鲤鱼山人会给你泡上一杯它们的高山茶喝它们的源头水的香茶,你就知道其中韵味,个中情趣,不说心旷神怡,也是飘飘若仙的,不心,你就去那一游,好山好水好风光,让你赞叹赞叹还赞叹!

个人简历:陈呈卫,男,义乌鲤鱼山村人,经历农民、代课教师、机关办公室聘用文员,喜爱新闻报道和文学。


来源:嘉兴在线    作者:陈呈卫    编辑:李建    责任编辑:王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