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嘉兴专题 > 正文
杨小牛:希望退休前我的“软件星”能发向太空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5年10月15日 16:10:1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洪兴路,嘉兴第一个工业开发区的中枢,也是嘉兴容纳最初一批内迁工厂的地方。在嘉兴人的记忆里,这条路的沿街有不少迁来嘉兴的研究所和电子工厂。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三十六研究所(简称三十六所)就在这里。

嘉兴人几乎都知道三十六所,提到它,只会说这是家军工企业。

1989年,一辆火车从浙南江山出发,开往浙北水乡嘉兴。28岁的杨小牛和妻子还有他们不到一岁的女儿,搭着这趟列车来到嘉兴。在相对闭塞的浙南山区江山走过了初创的十年,三十六所于那年整体搬迁至嘉兴。“现在有一千六百来人,那个时候一千一百来人。”

当年的工程师杨小牛一家就这样在这江南水乡扎下了根。

如今到杨小牛所在三十六所的办公室,门口除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首席科学家的牌子外,还多了一块醒目的牌子——“中国工程院院士”。2013年12月19日,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三十六所成立三十五年以来首位院士,也是嘉兴本土产生的第一位院士。因此,这既是三十六所的荣誉,也是嘉兴科技界的大事。

身兼数职的杨小牛很忙。2015年8月19日上午,赶在他一场会议之前,我们来到三十六所采访他。身着蓝色衬衫的杨院士,甫知天命没几年却已一头白发,说话不紧不慢:

“我一直认为从事科研工作最重要的还是要注重创新,在科研道路上我不太愿意跟着别人的思路走,喜欢另辟蹊径。”当选院士后,面对鲜花和掌声,他显得很平静,“别人可能看我不一样,但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仍是‘小牛’,不是‘大牛’。不过,现在让我感觉到的是压力和责任更大了。”

“只为那一份对科研最真挚的热爱”

2015年4月28日, 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杨小牛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全国先进工作者的证书。

很多嘉兴人都在当晚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看到这一幕。

这是中国继1979年后时隔36年再次对这一群体进行最高规格表彰。

杨小牛曾三次踏上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但荣誉对杨小牛来说好像永远只是“过去时”,仿佛只有不断科研、不断创新,他才能真正找到快乐。“就是一种追求,向更好的方向不断地去努力,没有尽头。”

而正是凭着这股追求无止境的劲头,一个个“首次”的传奇在杨小牛身上诞生——首次提出并成功研制国内第一台宽带数字接收机;首次提出低截获概率信号拼接解调方案;首次提出离散梳状谱理论及其峰平比优化算法;首次提出软件无线电中的带通采样和盲区采样定理;首次提出基于多相滤波理论的实信道化接收机 / 发射机高效实现模型;首次提出基于软件无线电思想的新一代体系结构和“软件雷达”、“软件星”概念……

快速发展的信息行业,常是“劳模”扎堆的地方,像杨小牛这般成功的背后,更让人叹服的是他们拥有的无与伦比的耐力和智慧。

2013年12月24日出版的《中国电科》,曾在头版对杨小牛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进行简要报道,文章说:“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成长为院士,探究其原因,只为那一份对科研的最真挚的热爱。”

杨小牛将毕生的青春和热血都付之于科研。创新,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这也贯穿了他走过的科研路。“要创新首先必须不断提出新想法、新概念,概念创新是创新之本,也是创新之源。所以提出新概念、新思想成了我的‘嗜好’。”

20世纪90年代初,如何接收、处理低截获概率信号成为世界性难题,杨小牛提出一种新的技术方案,在当时大家并不看好。“因为那项技术比较先进,在国内做会带来很大的风险,并且在当时完全有另外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事实证明,杨小牛的技术方案是正确的,通过整个团队五年的努力,他们把东西做出来了。“这个设备生产了十几年,几个亿的产值,光这么一个设备,这么简单的一个单机,叫数字接收机,一直在生产。”经过无数次试验与验证,杨小牛终于在国内首次研制成功了宽带数字接收机,所采用的多信道并行快速傅里叶变换(FFT)处理技术达到了当时的国际领先水平。以此为核心技术研制成功的某国防电子信息系统获200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杨小牛作为获奖代表第一次踏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

“搞科研最大的乐趣就是提出一个想法能把它成功实现,或者在科研工作中碰到一个问题,迟迟不能解决,突然有一天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种乐趣,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

“有很多时候,机会还是靠自己去抓的”

1961年,杨小牛出生在浙江衢州龙游县。“那时农村条件艰苦,我的哥哥没养活。”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他的名字最好与动物有关,刚好他属牛,干脆取名“小牛”。

从小到大,有不少人劝杨小牛改一个名字。但杨小牛说,名字是爹妈给的,不能随便改,况且这个名字,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我到清华大学去讲课,好多学生都在下面议论,‘杨小牛就是他,杨小牛就是他?’”原来杨小牛曾经写过一本非常著名的书《软件无线电原理与应用》,学生们看到这本书便记住了“杨小牛”这个名字。

父母在农场工作忙,杨小牛从小在姑妈家长大,“因为我姑父姑妈没有小孩,所以那个时候就给他们带。”

这段经历给杨小牛带去了最初的忧愁也培养了他的独立个性。“可能跟父母亲脱离的时间长一点,培养了一种自立、奋发的精神。”

在杨小牛高中语文教师邱锡贵记忆里,杨小牛书读得很苦。读高中时,他已回到父母身边,但学习之余,他经常抽出时间去看望姑妈,帮忙打猪草、挑水,农忙时节,他还要帮家里插秧、割稻。“他能走到今年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我只能用‘坚韧不拔’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了。”

杨小牛身上从小就有一股干劲,从小学起他就一直担任班长,当到高中毕业。“我这个人比较好强,作为班长,首先要学好,要不然怎么当班长呢?另外一个是带同学也要学好。”

中学时候的杨小牛文科理科成绩都很好,文章也写得好。当年高考之前,邱锡贵还曾劝他选文科。在邱锡贵看来,科学家杨小牛出了很多专业技术书籍,这不但依靠他扎实的技术理论,更得益于深厚的文字功底。

1978年,全国高考恢复第二年,杨小牛和众多考生一样,怀揣着梦想,走进了高考考场。他被西北电讯工程学院(1988年西北电讯工程学院更名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无线电通信专业录取,成了十里八乡金贵的大学生。母亲听说学校在大西北,并不放心他去,但无疑少年时的杨小牛知道外面的天地要宽阔,要光明。他所去的这所学校正是中国电子信息领域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核心基地。这是杨小牛人生重要的一站,这里缔造了他最初科研飞翔的翅膀。

大学第一年的寒假,杨小牛并没有回家过年。“感觉到了学校之后,跟城里的同学比,基础还是差一些,所以还是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刻苦地学习。”杨小牛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刻苦学习,成绩在全班名列前茅,特别是电路分析课程常考满分。鉴于杨小牛学习成绩优秀,老师、同学都鼓励他报考研究生,但考虑再三他还是放弃了报考研究生。

1982年,大学毕业的杨小牛被分配到位于浙江江山的三十六所工作。那时中国在特种通信专业领域的研究刚刚起步,所里的任务也不是很多,可他却天天闷在办公室里查资料、搞试验。“那个时候我就把单片机作为自己专研的方向,躲在实验室自己动手编软件、做实验,逐步积累了单片机开发经验。正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知识,后来我提出采用单片机实现地图显示技术的新方案,并一举研制成功。”第二年,这个刚来的年轻人就被评为所级先进,这是很少的。“有很多时候,机会还是靠自己去抓的。”

“搞科研的人,首先要耐得住寂寞”

早上八点前到办公室,中午在食堂吃个盒饭便接着工作,晚上回家吃完晚饭又返回所里加班。在大部分日子里,这就是工程师杨小牛一天的行程表。

而搞科研的人,首先就是要耐得住寂寞。

20世纪90年代,知识分子出现了下海潮、出国潮。很多与杨小牛一起干项目的同事有的出国,有的下海,也有人想拉他下海。尽管当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们的年终奖就是发军工补贴,一年下来100多块钱。但杨小牛没有动心,照旧在中国军工电子领域默默耕耘。

“人生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去衡量,名利是一方面,对科学的执著追求是另外一方面,他选择后者,并且耐得住寂寞一直坚持下来了,让我非常佩服。”与杨小牛一起奋战过的同事、现任三十六所质量安全部主任孙勇说。

没有离开军工战线的杨小牛之后担任了一个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系统总设计师。2003年12月30日,这个由多种站型、数十辆迷彩车和数架无人机组成的全系统装备整齐、壮观地排列开来,等待检阅。作为系统总设计师的杨小牛回想起冰天雪地中一个多月的全系统实装联试,回想起历经一千八百个日夜设计和试验,那一刻他百感交集。这个项目获年度国防科技工业武器装备型号研制银质奖、200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杨小牛荣立个人一等功。他再次踏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

30多年来的科研路,杨小牛收获了鲜花与掌声,但搞科研其实很苦。参加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时,大家笑称他为“非洲难民”。因为常年的加班与出差,他变得又黑又瘦。而从大学开始,神经衰弱就一直困扰着他,晚上时常睡不好觉。“我的很多东西还是在床上想出来的。”有时候为了想一个问题,他常常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研发的事”。

如今的杨小牛很重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老师。他是浙江大学、北京理工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等多所高等院校的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时至今日,他已一手培养了30多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而在三十六所,由杨小牛策划并发起的专家学术报告会,经过两年多的运行,已成为所里的文化品牌。“在业务上指导是一方面,给他们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也是我要做的。”作为创新性研究,他要培养团队队员对科研的热爱和钻研精神。

当选院士后的2013年,他在发给媒体的短信里曾说:“我深知院士都是普通公民,没有任何特殊的权力,只有肩负中华民族振兴与发展的特殊责任……”这是他的心声,今天,也可视为对他们这一代科学家身上科技品质的极好概括。


来源:嘉兴在线    作者:许金艳 郑思宇    编辑: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