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宗懋:我想给年轻人讲,最重要的是努力学习
走进陈宗懋院士的办公室,仿佛误入了一个资料室,办公室的四周除靠窗的一面,其他三面都有书架,书架上整齐地摆满了书,中文的、英文的、日文的……
茶人陈宗懋的“茶人精神”
“我爱茶,茶,很有味道,而且做茶的人都很和气、和谐。”陈宗懋说道。见到陈宗懋的时候,我似乎真的明白了“茶人精神”四个字背后的含义。
【院士图集】

我这一辈子,感觉最好的就是努力学习

记者:您祖籍海盐,对家族历史了解吗?

陈宗懋:我父亲二十来岁就离开海盐了。我什么时候去海盐的呢?2003年评上院士了,海盐县来找我,后来我海盐去过三四次。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澉浦。他们领我去看老家的房子,就在澉浦。

记者:您对家乡有什么印象?

陈宗懋:澉浦这个地方我觉得挺好的。我当了院士之后他们几次来找我。他们说,我祖父那个时候是地主,有点房子,七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二十几岁就到上海做棉布生意,在海盐还有点名气。他们在上海开了三家棉布店,一个是叫日新昶,一个叫日新盛,还有日新真。做棉布批发生意。他们用的人都是海盐人,所以说你父亲开的店给海盐起了很大作用,解决了海盐人的收入,每年到年底,他们就大量钱汇回去了。我说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祖父跟周围乡亲关系好,有一次去,他们领我去看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认得我祖父。我就问老人,他说,“我家里不太富裕,你祖父就送来一条毛毯,这条毛毯我到现在还放着。”

记者:说说您的爱好?

陈宗懋:我喜欢听听音乐,还喜欢收集硬币。我收集了150个国家的硬币,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收集,那个时候可以出国了,我看到他们的银币跟我们不一样,我就收。我跟我孙子说,以后这一堆都给你,要你喜欢,不喜欢就白收集了。
另外,我喜欢看书,我现在过一段时间就要去书店买书。我看书面很广,专业书也看,也喜欢看一些回忆录,政治性太强的我不喜欢。我看书很杂。

记者:您一生与茶结缘,说一说我国茶产业的发展状况?

陈宗懋:到茶叶所五十多年,我对茶叶也慢慢了解。我觉得茶产业是非常好的一个产业。和其他产业比,茶产业有很多特点,它产业链长,有种植业,加工业,涉及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非常活跃,(茶叶种植)面积也很大,现在有四千多万亩了。2014年4150万亩,还在发展。全国19个省都有茶叶,学科之间交叉搞得很好,茶叶医学、茶饮与健康,我觉得茶产业是非常好的一个产业。

记者:谈谈您对孩子的教育?

陈宗懋:我的孩子正好碰到文化大革命,所以基础比较差。当然我在家里也给他们补习外语什么的,但毕竟整个社会大家都是不大讲学习的。小儿子考上大学,大儿子高中毕业后就去银行工作。他们这一代耽误了,几乎没好好学,所以他们对小孩,我们对孙子孙女要求:你们以后要自立,要学习,你们知识积累得越多,对国家贡献也越大。一直这样教育他们,所以两个孩子还比较认真学习。

   

我孙子喜欢化学,我也是觉得很好的。我说你出去要好好学,外面的花花世界,父母不在身边,我每次通电话提醒他,黄、毒千万不要沾;对人、对事不要占便宜,要忍让一点,不要跟外国人打,调子不要太高。

记者:请您对家乡的青年学生说几句话?

陈宗懋:我这一辈子,感觉最好的就是努力学习,几十年都没有偷懒过。文化大革命学外文,我到外文书店里买了一堆《毛主席语录》,那时候书店里没别的东西,我就买了中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的语录。那时候没什么好学的,我没事就看语录,看语录没错的,看中文,再看英文怎么讲、德文怎么讲,所以我语言学得挺多的(陈宗懋懂七门外语,包括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俄文、捷克文、日文)。我想给年轻人讲什么话?最重要的就是努力学习。我现在八十岁了,好多东西学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