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嘉兴专题 > 正文
徐若怡:红船驶进我的梦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年05月31日 10:26:2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悠扬熟悉的旋律从那扇干净得透亮的移门里传来,回荡在这所幽静的小诊所前,在这难得清闲的午后,它活跃了多少渐渐淤停的血液啊。

木门内,诊所里,桌上的收音机唱着。祖父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那艘木片制成的船,目光注视着他,如深深的潭水。嘴边不时地喃喃:“红船……”被他称之为红船的船在他的手中安然着,如停靠在一湾温暖的码头,养精蓄锐,待时以乘风破浪,驶向苍茫的大海。温和的阳光如碎金般撒向大地,徜徉于祖父如霜的白头,徜徉于船结实的舱板。他胸前的工作证,印有“社区医疗”的工作证,轻轻地随微风摆动。

他是名医生。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虽然退休了,却依然坚持行医,在社区开了个诊所,专治些感冒伤风的小病。“村长,我行的,就让我试试吧。”我至今都忘不了那一天,祖父捶捶已成老疾的常年疼痛的腰,强忍着疼痛迈进了刚成立不久的居委会。“老徐啊,你……”“村长,咱们都是共产党员,我们就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啊。”正是那一天,祖父重新拿到了工作证,只是这一张,他所担负的,更多。

时光匆匆飞逝,转眼六七年过去了,今天的祖父,在社区已是人人爱戴。而岁月为他留下的痕迹也愈来愈多,身体越发龙钟,只是他心中的激情丝毫未减。

“徐医生!”门外匆匆赶来一人,旁边依偎着一个面色苍白的老妇。“怎么了?快进来!”祖父迅速收起船,拿出纸笔,抽出一把椅子,上前扶着病人。“医生,我母亲……”我最不喜听这些医道论谈,只是远远地望着祖父,看他时而点点头,时而翻翻病人的眼皮,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异常之感。人渐渐多了起来,诊所里越来越闷热,却并不喧闹,显然,大家都已成规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祖父尽着医德,为更多的人治病。但他自己的身体,却越发衰弱。终于,他倒下了,因为长期劳累,他倒下了。

祖父躺在床上,枯黄的面孔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红润。他半睁着眼,从身后掏出那只船。“红船,红船……照顾好它!”祖父的手颤抖着,嘴角抽动着,喃喃的声音从中幽然飘出,轻击着每一个人的心弦。他的眼神渐渐呆滞,此时,我分明看见几滴晶莹的泪从他的眼角流出。终于,祖父叹尽了最后一口气。“爷爷!”任凭我怎么号哭,怎么摇动他的身体,他,都永远醒不过来了。

葬礼上,我又听到了那首歌,那首祖父生前最爱的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声萦绕于我耳畔。“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我唱着,唱着,冰凉的泪,不知何时,飘扬起来。我轻抚手中的那只红船,闭上眼睛。哦,看到了,我看到了!

湛蓝的天空下,祖父昂首站立在晨风中,衣襟随风飘扬。他的身后,是一片深远的湖泊。湖上,屹立着那艘红船,慢慢的,驶入我的梦中……

秀洲区高照实验学校六(1)班 徐若怡


来源:嘉兴在线    作者:    编辑:金宇澜    责任编辑:金宇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