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精神”的特性与时代价值
发布时间:2018-06-24 07:51:01

13年前,习近平同志在《光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第一次概括出“红船精神”的内涵本质,从那时候起,“红船精神”引起了全国上下的极大关注,学界对“红船精神”的研究一次次驶入“藕花深处”,在“争渡”之中,一次次“惊起一滩鸥鹭”,可说是硕果累累。“红船精神”与其他精神一样,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如何返本开新,赋予它时代特色,使之满足新的要求,这是本文写作的主要目的。

一、“红船精神”的革命性与中共的初心使命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于2005年6月21日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把“红船精神”的深刻内涵概括为“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首次将中共建党精神定名为“红船精神”,首次将“红船精神”定义为“中国革命精神之源”,首次回答了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出发”的历史命题。

中国诞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红船精神”实质上是对党“一大”开会的曲折经历、会议的基本内容和重要的价值意义的象征性的形象描述和统摄性的抽象提升。不知是机缘巧合的偶然还是冥冥注定的必然,中共“一大”最后开到了一条船上:这是一条《荀子·哀公》《贞观政要·论政体》中提到的“舟”,“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不至矣?”这让初生的共产党时刻牢记,只有人民才是承载起党之船国之船的唯一力量,所以我们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必须“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发展协商民主、拓宽民主渠道,把人民主体地位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这是一条《圣经》中提到的“诺亚方舟”,如果把“诺亚方舟”的传说看成是上帝在天国发动的一场彻底的革命,那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砸碎身上的锁链,去建设一个新世界就可以看成是一场人间的革命。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炮声唤醒了沉睡中的中国精英,中共的诞生就像放飞的鸽子衔来了橄榄枝,让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也使中国革命跳出了狭隘的中国地域,融入到世界革命的洪流之中,推动着整个世界航船驶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红船的这两个历史寓意,正好契合了《共产党宣言》中马恩得出的共产党的两个结论:第一,“共产党人并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一个特殊政党。他们并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第二,共产党人同其他政党不同的地方只在于:“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特别重视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着整个运动的利益”,共产党人的最近目标是“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虽然“一大”纲领提出的主要是“政治解放”的目标,而“政治解放本身还不是人类解放”,但是“一大”正是走向“人类解放”终极目标的起点和开端。

二、“红船精神”的创新性与中国精神的塑造

哈布瓦赫曾说:“社会思想本质上必然是一种记忆,它的全部内容仅由集体回忆或记忆构成。但是,在其中,只有那些在每个时期的社会中都存在,并仍然在其现在的框架当中运作的回忆才能得以重构,这也是必然的。”“红船精神”最大的意义就是在于它的“首创精神”即创新性,在白色恐怖下,中国共产党人在理论和实践中不断研究和探索,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最后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沿着这个思路“摸着石头过河”,找到了一条适合初级阶段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共产党初创时提出的目标、使命和任务,由一代代后来者传承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拓进取不断向前。习近平不仅归纳出“红船精神”的实质,而且专程来到我们党的根脉、我们党梦想起航的地方,宣示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坚定政治信念,就是要增强全党同志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团结一致为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目标任务而奋斗。

“红船精神”对中国精神的塑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首先,“红船精神”在当代已然成为红色文化的一部分。所谓红色文化就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带领工农群众创建人民军队、进行土地革命、投身抗日战争、取得解放战争胜利,直到在天安门城楼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28年来,在各个历史时期、在各个地方留下的痕迹,各个阶段取得的功绩、发掘出来的革命事迹和体现出来的崇高精神的总和。其次,“红船精神”在当代已然成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一部分。中华民族历来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气节,中国共产党诞生给这种传统的民族精神赋予了以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为最终目标的新特点。最后,“红船精神”已然成为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一部分。当年“一大”的代表就是怀揣着彻底改变旧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彻底改革因袭几千年的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彻底改造国民性中的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弱点而走到一起来,他们要唤醒工农千百万,带领全国人民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而在改革创新的新时代,面对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红船精神”凝结着一代代共产党人和全国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既是我们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强化教育引导、实践养成、制度保障的思想武器,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转化为人们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的平台载体,也是我们治国理政的不竭动力、克服困难的思想源泉,事业兴衰成败的历史镜鉴、大公无私的品德示范,它像一股涓涓细流,汇入了中国精神的汪洋大海,成为凝心聚力的兴国和强国之魂。

三、“红船精神”的统贯性与精神的“理一分殊”

毛泽东说,人是要一点精神的。精神是人所特有的现象,是人类的无形资产,在中国厚德载物的传统中,个人内在德性的修养被提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精神是推动个人成长和社会发展的动力和力量源泉。因为红色是鲜血的颜色,是生命力的象征,红色是党旗的颜色,是革命性的象征。中国共产党诞生后,在领导革命和建设进程中,逐步形成了一套“红色精神”知识谱系: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是“红色精神”孕育、形成时期,主要有“五四精神”“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苏区精神”“渭华照金精神”“百色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沂蒙精神”“西柏坡精神”等;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是“红色精神”的传承、发展时期,主要有“抗美援朝精神”“北大荒精神”“大庆精神”“雷锋精神”“焦裕禄精神”“红旗渠精神”“两弹一星精神”“抗洪精神”“载人航天精神”“抗震救灾精神”“青藏铁路精神”“中国女排精神”等。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新局面的开拓,在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里,各地还出现了总结地域精神、城市精神的热潮,如2000年浙江提炼出“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16字“浙江精神”;2005年,“浙江精神”再次提炼为“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12个字;2012年浙江省第十三次党代会把当代浙江人共同价值观归纳为“务实、守信、崇学、向善”8个字。把浙江人在这块土地上千百年来励精图治、开拓创业的生存斗争中孕育出来的宝贵财富用高度简练、概括的语言描述出来,这个充满地域文化个性和特色的价值取向的“浙江精神”,是浙江人的意志品格、道德理想与文化特色的综合反映,是浙江人生活信念、共同追求与人生境界的普遍认同,成为浙江发展的内在动力,成为浙江人前进的精神支撑。

“红色精神”“地域精神”如此丰富多彩,“红船精神”与它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在其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道家认为宇宙有形形色色的存在,显示出万物之“多”,而统摄观之,万物都包含着作为“生成者”和“统一者”的“一”。宋明理学家在道家思想基础上提出了“理一分殊”的命题,其中朱熹从本体论角度认为,总合天地万物的理,那只有“一”,如果分开来,每个事物都各自有一个理,变成了“多”。与“月印万川”“一实万分”的道理相同。综合中共创建的整个历史时空,基于“意象”思维,用“红船精神”来命名、指代中共最初的建党精神,是符合概念生成的准确、规范、形象基本原则的。“红船精神”中蕴含着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精神,蕴含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核心价值观,蕴含着党的认识路线和群众路线的要义,这是一以贯之包容于其他“红色精神”之中的。“红船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源头”精神,就是“理一”,其他的精神就是“分殊”。在新时代,每个共产党员都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习近平关于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重要论述,把学习研究“红船精神”与弘扬其他革命精神相结合,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相结合,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相结合,与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结合,与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相结合。“努力当好‘红船精神’的忠实守护者、坚定传承者和自觉践行者。”

四、“红船精神”的传播性与国家的文化实力

从习近平在《光明日报》刊发署名文章系统阐述“红船精神”到目前已走过了13个年头,作为“中国革命红船的起航地、改革开放的先行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这些年来,历届浙江省委、嘉兴市委都高度重视传承和弘扬“红船精神”。如嘉报集团经过精心策划,相继推出“‘红船精神’在嘉兴”“红船向未来,寻找践行‘红船精神’楷模”栏目,并采取报网互动的方式与广大读者、网友一起来挖掘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红船精神”,追寻“红船精神”在嘉兴的鲜明印记。

以“红船精神”为代表的红色文化是中共在革命过程中逐渐形成的进步文化,对全体国民进行红色文化教育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是党中央在国内外形势都发生广泛而深刻变化和变革的大背景下,针对全球范围内和平与发展的新形势新特点提出的新理念。党的十九大报告从三个层面谈到国家文化软实力:第一,通过弘扬主旋律凝聚正能量,彰显文化自信,大幅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更加巩固全党全社会在思想上的团结统一。第二,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在我国经济、科技、军事等硬实力大幅跃升,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的前提下,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国家文化软实力和社会文明程度达到新的高度。第三,讲好中国故事,全面真实立体地展现中国,以我为主、兼收并蓄,提高我国在文化、制度、治理理念上的国际竞争力。但文化教育、思想理念要入心入脑,强迫式的死记硬背和被动灌输都是没有用的,最多只是走了一个形式,只有真正满足了主体需要的文化才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这也是所谓“文化软权力”的最大特点所在。

目前,浙江上下正在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并把思想教育和行动落实结合起来,阔步前行,走在“建设两个高水平”的征程上,针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现状,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六个浙江”建设,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了弘扬“红船精神”,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推动党员、干部自觉把“红船精神”融入血脉、化作基因、形成文化,不断从中汲取真理的力量、实干的力量、创新的力量、道德的力量。

(作者系中共宁波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教授、博士)

来源:嘉报集团  作者:任春晓  编辑:李建  责任编辑: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