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女性农民工城市适应性研究》:“家”是带不走也背不动的故乡
发布时间:2017-03-14 12:49:15

  

《新生代女性农民工城市适应性研究》  

李艳春 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1月版

相较于男性农民工,女性农民工在归属感问题所受煎熬尤重:一方面她们渴望城市生活,另一方面她们无法割舍下舐犊之情。

近年来,以新生代农民工为研究对象的著作汗牛充栋,但专门以新生代农民工中的女性群体为研究样本的并不多见。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5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747万人,女性占33.6%,近亿人,女性数量之庞大可见一斑。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李艳春在本书中从新生代女性农民工迁移、城市适应性、城市居留意愿、与男性农民工比较等角度加以分析,并针对女性农民工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提出了建议。

在李艳春看来,相较于男性农民工,女性农民工劳动强度一点都不逊色。女性农民工往往从事“餐饮业、批发零售业、生活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工作简单、重复性强的非技术性行业,这些行业不仅累、苦、危险,而且缺乏必要的劳动保护和假期休息,其收入远低于男性,和城市居民更是无法相比”。

珠三角针对新生代农民工的一次调查显示,74.5%的珠三角新生代农民工还没有结婚。这意味着,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群体要在外出务工期间解决从恋爱、结婚、生育到子女上学等一系列人生重要问题。结婚对女性农民工更是一道人生的大考题。一旦有了孩子,意味着她们将面临母性和工作的双重煎熬。我曾在老家多次亲眼目睹,每年底,随着外出打工妈妈的归来,那些一年到头见不到妈妈几次的孩子开始进入一年中最为甜蜜的时期。然而仅仅几天后,深知妈妈外出务工日期将近,许多孩子刚过完年便缠着妈妈偷偷啜泣,有的死死抱着妈妈的双腿不肯放手。每每此时,总会令目睹此情此景的村邻们流下感动的热泪。

针对女性农民工面临的困难和压力,李艳春提出了五条建议,即建立健全女性维权体系,加强女性的就业指导,加大对女性农民工的帮扶力度,婚姻择偶上提供帮助,关注女性心理健康。这些建议当然大有裨益,但对于女性农民工而言,对她们的最大困扰可能是城市身份认同障碍。许多女性农民工出了课堂便上了流水线,多年的城市工作使得她们对乡村生活有了越来越多的陌生感和疏离感,对城市居留的期盼愈发强烈。

但期盼,越来越像是一个肥皂泡。由于户籍羁绊,加之近年来房价暴涨,她们离城市的距离越来越远。她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呆在城市务工。显而易见,即便收入有所提高,她们仍旧无法收获城市居民那样的归属感。

相较于男性农民工,女性农民工在归属感问题所受煎熬尤重:一方面她们渴望城市生活,另一方面她们无法割舍下舐犊之情。一些还未步入婚姻殿堂的女性,于是在婚姻选择方面多了更多的犹豫,甚至是铤而走险。

近年来,不少研究者常常从迁徙角度分析农民工现象,在分析中还常常夹杂国外的迁徙案例。我倒是觉得,新生代农民工特别是女性农民工所面临的问题,不能算是真正的迁徙,至多只是一种候鸟式流动。迁徙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家”的支撑,而对新生代女性农民工而言,家是带不走的故乡。在房价走高看不到头的今天,家还可能进一步累加为背不走的故乡。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禾刀  编辑:李 建  责任编辑:许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