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艺馆》:邀你游览生活之美
发布时间:2017-03-14 13:18:13

这是东京近郊一座只有两层楼的小博物馆,二战中却与京都和奈良的古迹一起被列为应避免轰炸的对象。藏品超过17000件,染织、绘画、雕刻、器具……无所不包,都是在美术史中没有一席之地的、无名工匠的作品。每一件都由创建者柳宗悦及其继任者自日本各地乃至海外亲手搜集而来,是民艺思想的集中展示。坂田和实、尾久彰三、山口信博合著的《日本民艺馆》新近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古董鉴赏家坂田和实从日本民艺馆挑选了22件收藏品,辅以全彩细节图片品评介绍,并与民艺馆顾问尾久彰三和设计师山口信博一起梳理历史、探讨站在时代岔路上民艺与民艺馆何去何从。

三宅一生认为,“无名人士设计的东西,比一些名人的作品更加长久地存在于世,无数的证据就陈列在日本民艺馆。这是一座规模不大,但给人巨大力量、拥有巨大心脏的生活博物馆。”本书让读者聆听物品的故事与传说,触摸民艺的过去与未来,走进日本民艺馆,发现“用之美”,对国内博物馆、名艺馆的陈展、运营方式也颇有借鉴作用。今予以选摘:

可爱的民艺馆藏品

深泽直人

大约三十岁的时候,远赴美国之前,我去拜访了日本民艺馆。也许是想在不知归期的旅程前去看看真正的日本的东西。在馆内我拿到一个小册子,上面写着何为“民艺”、这个概念诞生到民艺馆建立的经过、它的宗旨、柳宗悦发起民艺运动的目的。看着看着,我被由“民艺”一词衍生出的这一切打动了。我想,所谓“民艺”不就和“设计”一样吗?

回到日本后,我开始意识到“普通”与“日常”中也需要设计美学,想成为“与众不同”的设计师的这种心情自然也就慢慢消失了。与此同时,我也渐渐清晰地理解真正美与好的事物是什么;比起所谓“古典”或是“新颖”的东西,长时间为人们所使用而未被淘汰,在如今的生活中仍活跃着的东西有多么强大与普遍。而发现这些不变的、真正的好东西,对它们进行细微的调整,使之更适应当前的生活,不正是设计师的工作吗?我不关心那些一诞生就“好”的东西,转而思索使一件东西变成好东西的要素是什么?日复一日,我一边这样自问一边从事着设计。而柳宗理的设计不着痕迹地融入现代生活的力量与近乎达到手工创作极致的器具显出的伟大,深深征服了我。一想到自己是不是也能设计出这样的东西,我就兴奋不已。

去年年底,柳宗理以九十六岁高龄去世。这位在“民艺”与“设计”之间架起了桥梁的伟人的离去,令我大受震动,工业设计本身仿佛也随之而消失了。那之后又过了几个月,三宅一生先生问我是否愿意出任日本民艺馆的馆长。实话说,我很惊讶。但同时也隐约感到,至今为止我走过的道路此刻都交汇在了一起。这一邀请让我有些心动。不久,我就接到了正式的委任请求。但是我也能想象出可能随之而来的争议,很多人认为“民艺”与“设计”有别,也一定会有人提出“为什么由设计师出任民艺馆馆长”这样的疑问。为此我也很犹豫,一度拒绝了出任的邀请。

在我看来,“民艺”和“设计”都是制作美好的东西,展示有魅力的事物,这点无论何时都是不变的,然而一般的设计很少从“民艺的美学和哲学”中汲取灵感也的确是无法否认的事实。那么,如果我以设计师的身份走进民艺的世界,或许可以为消除两者间的隔阂尽一份力,令民艺界也好、设计界也好,都能减少一些对彼此的偏见。于是,我决定首先找一直处于前线、最了解民艺馆的学艺员(博物馆研究员)们谈一谈,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了他们。而醉心于柳宗悦哲学并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的他们,和我的想法竟然也一致。为此,我觉得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的伙伴,想和他们一起守护这如同日本的宝藏般的博物馆的心意也变强烈了。

如果能慢慢向世人传达这个场所和其中所收藏的物品的价值,扩大它们的影响,或许也不错啊。于是我最终决定出任民艺馆的馆长,从迄今一直以馆长和理事长身份守护着民艺馆的小林阳太郎先生手中正式接过了接力棒。

柳宗悦认为必须复兴“民艺”的时代和思想背景,或许与我们当前设计界的情况有所重合:太过重视特别的东西,而忘记了生活中实用的美的存在。我的朋友设计师贾斯珀·莫里森正在从事的“Super Normal”活动,就是收集并展示被人们认为理应如此而忽视的日常用品;无印良品的“Found MUJI”也是在世界范围寻找被人们长期喜爱和使用的、无名的普通物品,这些或许都可以算是当代的“民艺运动”。

正式就任馆长后,看着馆内一万七千件藏品中的一部分,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词——可爱。比起精致或是美丽,这里的一切物品更令人感到亲切,是“可爱”的、令人“留恋”的。我想这是与作家的意图、自我主张不同的,无心之爱的具化。是超越了制作者自我意识自然而然从手中诞生出的客观的爱的形式。从生活中发现可能被埋没的朴素的美的眼光,或许也就是基于人类生活美学以小见大的感受力。

民艺馆今后也不会改变,将一直保持它在人们心中的样子。

我想,守护并传递这一人们共有的信念,也是我作为民艺馆馆长的职责。

 
来源:嘉兴在线—南湖晚报  作者:N桂桂  编辑:李 建  责任编辑: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