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冒充“公检法”的电信诈骗又有了新套路:“特派员”上门“协助”汇款

09-16 14:54:42        来源:网信浙江

老人独自去银行给骗子汇款

银行工作人员通常都能阻拦下来

可旁边要是有人陪伴

往往真假难辨

    最近,电信(网络)诈骗又出现了新的骗术,骗子派所谓的“特派员”协助受害人汇款,既博取了受害人信任,也逃过了银行人员的怀疑。在绍兴越城区范围内已接连有几名老人受骗。

 

1 诈骗新花样 老人被骗

    9月5日上午,今年80岁的越城区居民韩大伯(化名)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他家的固定电话有问题,很快就要停机了。这是骗子打来的诈骗电话,韩大伯却丝毫没有起疑,因为他家的固定电话前两天确实出了故障,正找人维修。

  

    然而,对方话锋一转,说韩大伯家电话出故障、必须停机的原因是他的电话在北京产生了1000多元的话费。韩大伯很奇怪,自己从来没去过北京,也没有在北京打过电话,怎么会产生欠费?

  

  对方表示,可以替他在北京报警,并帮他接通了“北京顺义派出所”的电话。此后,一名自称是“北京顺义公安民警”的人与韩大伯通话,说此案是上级督办的重大案件,“公安局领导”会与他联系。

  

  过了一会,一名自称是公安局领导的人给韩大伯打来电话,说他这个案子非常严重,领导很重视,不能跟身边人说,一定要积极配合他们调查。韩大伯此时已有些惊慌,问对方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对方表示可以向领导求求情。

  

  不久之后,又有一个自称是“检察官”的人给韩大伯打来电话,说他涉嫌出售个人信息,涉案金额高达258万元,要调查一下他的个人账户,看看有没有涉案金额。

  

  案件进展到这里,其实还是冒充“公检法”诈骗的老套路。如果此时韩大伯带着存折前往银行柜台,给所谓的“安全账户”汇款,肯定会被银行工作人员拦下来。但这次骗子有新花样,一名“特派员”登场了。骗子告诉韩大伯,他们会派出一个“特派员”来协助他汇款。

  

  以前的诈骗形式大多是骗子在电话中“指导”,受害人对骗子的手法并不会完全信任,这一次,有了“特派员”来到身边,韩大伯彻底放松了警惕。

  

  “因为他们说这个案子特别重大,不能泄露出去。所以让我去银行汇款的时候,不要泄露‘特派员’的身份。要是工作人员问起来,就说这个人是我的外孙女,我给她转账是给她买房子的。”就这样,“特派员”领着老人来到银行,协助其汇款,4天时间里分3次汇走了300多万元。

2“特派员”也曾是受害者

    300多万元转到了骗子的银行卡上,骗子还让韩大伯继续汇款,老人实在没钱了就向子女开口,他们一听就知道父亲受了骗,赶紧报了警。警方也很快找到了协助老人汇款的“特派员”小兰(化名),她是一位20岁刚出头的绍兴女子。然而,令人惊愕的是,这名女子居然也是一名受害者!

  

  据了解,小兰的受骗经历和韩大伯如出一辙,对方也是以电话即将停机并涉嫌保密案件为由,哄骗在外地上学的小兰将钱转移到安全账户。小兰卡里的9000多元钱也以同样的形式被骗子转走了。

  

  此后,骗子没有继续骗小兰的钱,而是问她想不想“将功赎罪”,想的话就完全按他们说的做。于是,小兰在骗子的指引下,成为一名“特派员”,并找到了韩大伯,充当起了老人的“外孙女”,协助韩大伯将存折里的钱汇到了骗子的卡上。

  

  小兰向民警交代,韩大伯并不是第一个她作为“特派员”协助汇款的受害人。在湖州和绍兴还有两位老人,她也以同样的方式,“帮助”他们给骗子汇了不少钱。其中,绍兴另一名受害人的受骗金额同样不小,累计给骗子汇去了50多万元。

  

  受害人向警方介绍,小兰“特派员”的身份,是他们放松警惕的一个重要原因。

  

  多次帮助他人汇款的小兰,对于骗子的手法难道就没有一丝怀疑吗?小兰说,当时她已被骗子洗脑,自己也给他们汇了钱,还以为对方真是北京公检法办案人员。另外还有一个隐情,让她不得不配合骗子,甘当他们的“特派员”。

  

  “他们说我涉嫌一宗高官贪污案,说我可能是高官的情妇。现在他们手上有一组我和高官的不雅照,让我拍一组不穿衣服的照片过去,比对一下人体特征,才能帮我洗脱嫌疑。”小兰说,她按对方的要求拍了一组照片过去,当她怀疑对方在利用她诈骗其他老人时,对方便以这组“裸照”相威胁,称如果不配合他们当好“特派员”,对方就会将照片公布上网。

  

  就这样,小兰一次次充当他们的“特派员”,“协助”老人屡次汇款,让骗子屡屡得手。目前,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中。

 

防骗记牢三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