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县区市新闻 > 平湖市 > 正文
一袭长衫,一桌一椅,一钹一筷,最简单的舞台道具,长达7天的表演就开始了。这个春节,钟埭街道沈家弄村及附近几个村的百余名村民,聆听到了原汁原味的平湖钹子书——
传统钹子书20多年后再现平湖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5年02月26日 14:10:4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钹子书道具 □图片来自网络

  昨天下午,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历时7天的传统长篇钹子书《玉麒麟》在钟埭街道沈家弄村文化礼堂落下帷幕。面对观众如此肯定,平湖钹子书民间传人王纪感动万分,直说以后有机会再来表演。

  活动策划组织者之一,对平湖钹子书深有研究的平湖老文化人张玉观告诉记者,如此原汁原味再现传统钹子书的表演已经消失20多年了。“平湖钹子书已经是国家级非遗项目,只有在基层多表演传统节目,才能使它得到更好地传承。”张玉观说。

  据介绍,平湖钹子书是流行于平湖及其周边地区的一种曲艺形式,因其使用的主要乐器为钹子而得名。钹子书旧称“说因果”,因观众以农民为主,故又名“农民书”。钹子书形成的时间有两种说法,一说在明末清初,一说在清嘉庆年间。该曲种的产生与当地庙会关系密切。钹子书产生后,主要流传于平湖、嘉善及上海市的原松江、川沙、南汇、奉贤、青浦、金山等县。因语音和地域的差异,钹子书有东乡调和西乡调之分。平湖钹子书属西乡调。

  20世纪50年代,钹子书在平湖达到鼎盛时期,盛况空前,一度出现“爿爿茶馆钹子响,个个青年喉咙痒。日夜听书不算数,田里做做喊几声”的辉煌。平湖钹子书节奏明快、曲调凝练、结构单纯、唱词富有口语色彩。表演场所主要是小集镇书场、农村茶馆,听众主要是农民,因此该曲种富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淳厚的乡土气息。

  进入文化礼堂

  大年初一是演出的第一天,偌大的文化礼堂大厅里座无虚席,百余位老人手捧茶杯,聚精会神地聆听王纪的表演。大年初七,记者再次来到该大厅,发现观众一个不少,坐在前面的依然是老面孔。

  平湖钹子书的表演舞台极为简单,只有一桌一椅,桌上放一钹一筷,王纪身穿红色长衫坐在椅子上,正全神贯注投入表演。平湖钹子书的念白与唱词全用平湖土话,而且使用大量口语,台下观众人人听得清楚、明白。听到笑点,不少观众欢乐无比。

  “在文化礼堂里表演传统钹子书,这是最好的搭配了。”沈家弄村党委书记沈水明对记者说。记者看到,沈家弄村文化礼堂内容丰富,面积较大,仅是这表演大厅,就能容纳上百名观众。沈水明说,文化礼堂落成后,村里也曾请来评弹团表演,但当地村民听不懂苏州方言,因此观众流失较多。

  “今年我就想到了平湖钹子书,这应该会受到村民的欢迎。”沈水明说,他找到原钟埭街道文化站站长张玉观,请他联系表演者。在张玉观的多方协调之下,平湖钹子书传人王纪答应演出。

  20年后再现经典

  “能够为广大观众表演长篇钹子书,我真的很激动。”在休息的时间段里,王纪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为此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

  王纪的师傅是李仁观,李仁观的师傅则是徐阿培。徐阿培是平湖钹子书的代表人物,曾经参加过全国曲艺工作者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这段历史也是平湖钹子书最辉煌的一页。因此,王纪是平湖钹子书表演的正统人物。

  王纪告诉记者,他20岁不到就开始学艺,把一部部传统钹子书曲目记在了心里。原来,平湖钹子书的长篇曲目靠的是口口相传,并没有正规剧本。也正因为如此,每次表演时,有一些东西都要靠表演者临场发挥,同样的曲目在不同的时间表演时,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张玉观介绍说,平湖钹子书的主要市场在农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茶馆几乎天天有钹子书表演,听钹子书成了一种时尚。

  “但随着外来文化、流行文化的盛行,传统钹子书逐渐消失。”张玉观说,上世纪90年代后,只有三四人还在坚守这块阵地,但表演的都是简短的曲目了。

  深入基层

  是最好的传承

  在这7天的时间里,文化礼堂大厅天天爆满,附近的老年村民成了最忠实的观众。

  老陈每天坐在第一排,因为他每天都来得最早。老陈今年72岁,就住在村部边上的农民新村里。老陈说,春节前就看到了钹子书演出的消息,喜欢听戏的他当然不会错过家门口的好戏。因此,每天午饭过后,他就捧着茶杯过来了。

  “年轻时一直听钹子书,有时还能唱上几句。”老陈说。但后来,钹子书渐渐没有了,他想听也听不到。有时得知广陈镇还有,他甚至步行两个多小时去观看。再后来,那里也不表演了。“这是用自己的语言表演的,听得懂,听起来不累。”老陈说。

  记者看到,虽然老年人是观众的主角,但也有40多岁的人。吴先生并不是专门来听钹子书的,到村里来玩时进来“观摩”下,结果也听了一场,第二天又来了。吴先生说,他听说过钹子书的名字,但没有听过。“没想到一听还蛮好听的,这王老先生表演很传神呢。”吴先生说,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还会来听。

  “其实到基层多演出的话,这类非遗项目还是能推广的。只要更多人熟悉接受了,传承自然不是问题。”张玉观说,有些项目就是因为入基层太少,知道的人少了,传承就成了一个难题。


来源:嘉兴在线—南湖晚报    作者:晚报记者 辛春喜 通讯员 钱雪平    编辑:吕姚炜    责任编辑:沈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