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正文
沪浙省界两头,枫泾人与嘉善人究竟如何看待对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年10月13日 09:33:2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日前,《解放日报》刊发一篇题为《省界两头,枫泾人与嘉善人如何看对方?》一文。全文展示了地缘相近,人缘相亲,沪善两地结下的特殊情缘。嘉善人如何看枫泾?枫泾人又是如何看嘉善的?赶紧来瞧瞧!

—— 嘉善人看枫泾 ——

我常去枫泾赶集,是上海品牌的粉丝

作者:杨越岷

(《嘉善史志》编辑)

    说到嘉善与上海、与枫泾的关系,可以用“地缘相近,人缘相亲”这句话来概括。

    △ 枫泾老照片。采访对象 提供

 
 

    早先,嘉善人提到上海的糖果,必言冠生园的“大白兔奶糖”;到上海“白相”(闲逛),一定要到“大世界”去;吃过西餐的人,便会适时夸耀曾经去过的“红房子”西餐厅;到外滩闲逛自然不会忘记看“廿四层楼”;结婚合影以“王开婚纱摄照”为时尚;带孩子春游往往选择到“西郊公园”和淀山湖的“大观园”。

    就拿我本人来说,我年轻时曾在与上海毗邻的嘉善县姚庄公社电影队当放映员,每月收入有三四十元,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当时,姚庄东部的几个大队与上海金山的枫围公社仅一河之隔。所以,每有空暇我就到枫泾镇上去“白相”,从姚庄的清凉庵朝东摆个渡,走三四里便进入了枫围公社的地界,再往东南,没有多少路就到枫泾了。

    △ 枫泾老照片。采访对象 提供

    后来,我回到老家西塘古镇。西塘是嘉善北部的一个繁华大镇,旧时享有“小上海”之美誉。镇上有许多经济条件殷实的大户人家,或多或少与上海有些关系。镇上在上海读书和工作的人特别多,许多人在上海很有成就,有当大学教授,也有成为政府官员的。

    在上海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工作的西塘人不少,在江南造船厂、上海吴泾化工厂、上钢三厂、上海无线电厂和沪上几个大型的国营棉纺织厂工作的很多。这些科技人员中有的后来成为“星期日工程师”,在苏浙乡镇企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还有许多人热心为家乡的工业发展牵线搭桥,为长三角地区横向技术协作和横向经济联合,作出了重要贡献。

    西塘人特别喜欢上海的轻工产品,并以购买上海名牌为荣耀。我的第一双皮鞋是棕色的,是上海“金叶”牌,我特地到金山买的;我的第一身西装也是上海产的,在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买的;我结婚用的“蝴蝶”缝纫机、“红灯”收音机和木扶手的沙发都是正宗上海货。当时,我是小镇上一名比较典型的上海品牌的粉丝。

    再讲文化和新闻产品。嘉善居民历来喜欢订上海的报纸,比如《申报》(嘉善人称为“申报纸”),后来,在嘉善人嘴中的“申报纸”,居然成了所有各种“报纸”的代名词。新中国成立之后,嘉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上海的新闻媒体,这些恐怕早已成了嘉善人的一种思维定势。

    我认为,这种特殊的“上海情结”,除了上面提到的“地缘关系”因素外,还有心理因素的作用,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这是长期以来在与上海人交往中潜移默化中形成的。旧时,有一句乡谚“嘉善人学上海,学来学去学不像,等到学得有点像,上海又在变花样”,话是说得尖酸了一点,但事实上就是这个理儿。只怪上海的变化太快,而且变化多端,要 “攀高枝”困难重重。然而,嘉善人的“上海情结”又非常执着,从上海开埠、兴盛、发展至今,上百年来一直追随不变,孜孜以求。

    凭借自己与上海的地缘优势,嘉善得大都市风气之先,不但乘势而上提升了自己的区域地位,而且让嘉善人有效地借助上海医疗卫生、教育文化和交通运输等丰富而又深厚的社会公共资源,使嘉善人分享了地缘关系的“红利”。这种地缘关系也是双向的。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嘉善与上海这种历史悠久的地缘关系,在新时期必然会取得“双赢”的结果,嘉善一定会成为名副其实的“上海后花园”。

—— 枫泾人看嘉善 ——

我从小喝两边的水长大,不知沪浙之分

作者:李新根

(枫泾镇经管所退休职工)

    上星期,我见到在嘉善县开油罐车的侄女婿,他说最近早出晚归,星期日也很少休息。我问他在忙啥,他回答:“最近嘉善有好多企业相继开张,我们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三分之一,忙不过来。”侄女婿告诉我,嘉善的善通公路两侧全是厂房,一些新造厂房已连接到枫泾了。被他一说,我特地骑电动车去兜了一圈。果不其然,善通公路两侧厂房真不少,且大多厂房已投产,特别是靠近枫泾镇的几幢厂房很高大。当时我感觉这地方好眼熟,回到河对面一看,这地方正是我姑姑家原来的宅基地。

    由于地域关系,我家里的四个姑姑都嫁到嘉善,而我妈、伯母、婶婶,包括同代的两个嫂子都是从嘉善嫁过来的。亲缘关系让我从小喝两边的水长大,也不知道有沪浙之分。

    以前嘉善和枫泾在发展中有融合,大多体现在民间,有时也有阶段性的官方合作,但没有规模,难成气候。

    △ 《吴越界记》碑石旁的枫泾市河 金颂军摄

    早在1974年,我工作过的枫泾团新村,与嘉善小桥村一路之隔,当时小桥村靠种桑养蚕,集体经济雄厚,社员分配高。团新村看着眼热,也引进种植了40亩蚕桑,可种子、技术、药料以及交售都在嘉善那边,加上地方政府不支持等原因,后来不得不砍桑还耕。1998年,嘉善惠民镇为发展经济作物,种了不少梨树,效益不错。枫泾团新村、菖梧村的农户在亲戚朋友鼓动下,有不少也种了梨树,但是没有统一规划,最终难成规模。

    最近,长三角融合发展又成热门话题,不同的是,这次的融合是政府牵手、地区合作,通过项目合作实现互惠互利。

    长三角融合发展让我们吃到“第一颗糖”就是嘉兴可用上海“021”区号。以前哪怕是邻居,只要分属沪浙,打电话就算长途。我女儿上大学时,经常跟浙江平湖的同学电话聊天,有几个月电话费上百元,我特地去邮局查询,才知道她打长途电话跟同学煲电话粥。我家尽管嘉善那边亲戚多,限于长途话费高,很少电话聊天。

    去年嘉兴可用“021”区号后,既省却了我们拨区号的麻烦,更节省了不少话费。现在手机上网了,两地交流更加方便,8月10日,我接到嘉兴朋友转发的“嘉兴市轨道交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揭牌”的微信后,立刻转发到朋友圈,让枫泾的朋友第一时间知道松江至嘉兴的城际轨道有望开通。

    让我印象很深的还有最近的环境联合整治。以前由于地域关系,往往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特别是交界处成了卫生死角。枫泾地处下游,为了不让上游嘉善方向的水草和飘浮物飘过来,枫泾在交界处河道上打桩阻拦,结果你堵我疏,造成矛盾。现在融合发展,不分彼此,枫泾和嘉善已多次进行环境联合整治,卫生死角没了,河道看不到水草和漂浮物,联合整治已经形成了长效管理机制。

    由于地处沪浙交界,以前有一种说法是,小偷在枫泾偷了东西,只要逃过上海地界,枫泾的联防队员就管不了,因此附近的偷盗现象时有发生,而且大多破不了案。我家也曾有3次共计60多只家禽被盗。现在沪浙边界治安联防,社会治安越来越好,偷盗现象很少发生,破案率高,居民拍手称快。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编辑:陶玲芳    责任编辑: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