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时政·经济 > 正文
民间融资如何从“地下”冒出来
海盐有人打出“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横幅,它与温州的一样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2年04月19日 14:02:4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这几天,出现在海盐县城和一些中心镇的一条横幅引起广泛关注。这条横幅是这样写的:友贷邦——嘉兴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恭迎您莅临咨询!

  刚刚被定为全国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温州最近也有一家名叫“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机构挂牌营业,那么海盐的这家与其是一样的吗?昨天记者专程赴海盐调查。

  这家公司仅是资金中介

  很快,记者根据横幅上所标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位于海盐恒隆广场写字楼12楼的民间借贷机构。不过在其门口,记者并没有看到他们悬挂“嘉兴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牌子。首先这一点就与温州不同,因为温州是明确悬挂“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牌子的。

  “我们其实是一家资金中介机构。”友贷邦老板徐永清正好在,他快人快语,帮助记者解答了心中的疑惑,“温州的民间借贷我一直高度关注,对于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我也专门研究过,其实它是集纳了很多家像我这样的资金中介公司的一个服务机构。”

  徐永清告诉记者,在功能上其实是一样的,就是帮助民间资金出借方和资金需求方完成对接,“大家都是一个平台,撮合民间借贷业务。”

  据徐永清介绍,他从事资金中介业务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了,去年开始专门注册了友贷邦公司名称和商标,“这几年民间借贷事实上被‘妖魔化’,被泼了太多的脏水,我要品牌化运作,给民间借贷正名。我运作了四五年下来的事实证明,规范化的民间借贷是风险很小的,我经营至今,还没有遇到过坏账呢。”

  随后,徐永清向记者出示了友贷邦工商注册证明和商标注册证明。“虽然我从事民间借贷业务,但只是中介行业,不属于金融机构,所以工商、税务等许可就可以了。”徐永清说。

  借贷 以房产作为抵押

  记者还专门查阅了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介绍,他们引进不少入驻机构,主要是两块,一块是充当“项目红娘”的融资中介机构;另一块是类似律师事务所、公证和评估这样的配套服务机构。

  对照徐永清所打理的友贷邦,虽然自称是嘉兴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但事实上友贷邦只是一家中介机构。“我们在撮合借贷业务时,也会请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公证和评估机构等配套服务机构参与。”徐永清说。其实,友贷邦与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还有一点不尽相同,那就是撮合借贷业务,必须以房地产作为抵押。

  记者了解到,像友贷邦开展的业务流程基本分抵押借款和抵押放贷两个程序。抵押借款程序是这样的:借款登记—资信及抵押物考察—签订合同办理手续—借款交接;抵押放贷程序是这样的:贷款登记—签订合同抵押登记—贷款交接。

  徐永清告诉记者,一般只做一年期的民间借贷,贷款年利率为10%左右,友贷邦收取3个点左右的中介费。由于友贷邦在海盐县城和主要的中心镇都打出了横幅,所以最近徐永清接到的咨询电话络绎不绝,就在记者采访中,他不断要接咨询电话。看来,海盐民间资金的需求还是很旺盛的。

  “我们只做个人与个人、个人与企业之间的民间借贷,不做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民间借贷。”徐永清说,友贷邦承诺的是只登记借款人和出借人的信息,不以任何方式吸收社会公众资金,拒绝以任何方式进行非法集资。

  有助“地下暗流”阳光化

  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民间借贷到底是一种什么角色?徐永清给出了一个恰切而专业的定位:融资界的“中间人”。他说,在金融投资方面,除了银行的正规融资,其次就是民间借贷业。美国民间借贷行业收益曾一度超过50%,而国内只有百分之几。

  记者了解到,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嘉兴中心支行曾有过粗略统计,嘉兴民间借贷的规模约为500亿元。但像友贷邦这样的公司一年的业务量还没有突破亿元,说明绝大多数的民间借贷成为“地下暗流”。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大背景下,民间融资日渐活跃,积累的金融风险也备受关注。如何将“地下”野蛮生长的民间融资转到“地上”理性发展,这需要从法律和制度层面加以规范化。显然温州已经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嘉兴民间借贷的规范化治理也不应落后。


来源:南湖晚报    作者:晚报记者 张超柱    编辑:李 建    责任编辑: